2021年12月04日  星期六  农历十一月初一
当前位置:首页 > 廉洁广角 > 学习实践

纠治村屯级干部微腐败 维护基层党组织形象

来源:党风室作者:黄胤然发布时间:2021-03-08 16:59打印分享

农村“微腐败”指的是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农村党员干部是党和政府农村工作最基层的组织者、推动者、实施者,是最贴近基层群众的“父母官”。在农村群众眼里,农村党员干部直接代表了党和政府,相对于“远在天边”的老虎,群众对“近在眼前”嗡嗡乱飞的“蝇贪”感受更真切。农村“微腐败”损害的是老百姓切身利益,啃食的是群众获得感,挥霍的是基层群众对党的信任。从扶绥县近年来查处的腐败案件来看,农村“微腐败”依然是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工作重点。因此,规范农村党员干部行为形象、严防农村微腐败问题,是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维护党组织形象,获得基层群众信任的关键环节。

一、“微腐败”蛰伏身边的“五张脸”

近年来,扶绥县纪委监委认真贯彻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要求,突出教育、强化监督、健全机制、从严惩处,亮剑农村 “微腐败”,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保障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进一步夯实了乡村振兴战略基础。2019年以来,全县共查处了117件农村 “微腐败”问题,占案件总数31.5%。农村“微腐败”主要呈现以下五种形式:

(一)吃拿卡要、“雁过拔毛”。随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略目标的不断推进,脱贫攻坚、补齐农村短板成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一环。党和政府对“三农”发展投入资金日益增多,扶贫惠农资金也越来越大,在促进农村发展、农业进步和农民幸福的同时,也为少数农村基层党员干部贪腐提供了可乘之机,认为吃点拿点、小打小闹,不是什么大事。有的明目张胆收取“好处费”,如柳桥镇坡龛村村干吴某在为村民申报危房改造资金补助过程中,向危改户索取“好处费”3000元,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有的私自“截胡”上级拨付的物资款项,如新宁镇那宽村“两委”成员农某、郭某、梁某以辛苦费为名,侵占私分上级拨付到该村的冬春穿盖救助物资,造成了不良影响。

(二)虚报冒领、“好经念歪”。农村党员干部是农村群众的依靠,应当是受到村民敬重的人,但是少部分农村党员干部为了一己私利,虚报冒领,损公肥私,损害了农村群众应得的利益,反而成为了村民们唾弃的对象。有的公权谋私,套取国家政策资金。如东罗镇客兰村贯学屯村民小组长黄某某,利用职务便利,虚报其母健在信息,冒领国家养老保险金6323元,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有的集体动“歪脑筋”进行敛财,实现利益共享,如龙头社区村干部卢某某等6人通过集体商讨,违规将国有矿产资源发包获利。

(三)私分侵占、“瞒天过海”。集体资金数额一般都比较大,农村党员干部如果不能具备一定的自制力和集体意识,在面对诱人的钞票时,很容易被利欲熏心,伸出不该伸的手。党的十八大以来,党风廉政建设及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绝大部分农村党员干部都能严格按照中央精神进行自我约束,但是仍有部分农村党员干部“搞变通”“搞对策”、换个形式顶风作案,以各种名目为借口继续侵占农村集体资金。2020年,扶绥县因私分、侵占、挪用集体资金而被处分的农村党员干部多达53人。如渠黎镇碧髻村何某等5人在任村屯干部期间,没有经召开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讨论通过,以发放“村屯干部统筹费或话费”名义侵占集体资金,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

(四)徇私舞弊、优亲厚友。有的农村干部在落实党和国家强农惠农政策和民生项目上,没有严格依照政策规定办事,潜意识里就倾向于关照自己的亲朋好友,以合法的手续,办理违反政策的事。如新宁镇充和村原村委委员、治保主任梁某在办理其父亲农村危房改造补助事项中隐瞒其父亲每月领取足额退职生活费及有稳固住房的情况致使其父享受危改补助资金17050元。岜盆乡那标村干部陈某隐瞒其亲戚家庭收入真实情况,致使不符合纳入贫困户的亲戚获得扶贫资金补助,造成国家扶贫专项资金损失。

(五)作风不实、疏于监管。有的农村党员干部由于党性不够深入,作风不严实,且未能得到有力的监管,将公款当成了自己的“腰包”,利用公款吃喝享乐,肆意挥霍集体资金,如岜盆乡那标村叫便屯村干部甘某等3人,顶风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使用集体资金吃喝,严重影响社会风气,被县纪委监委给予通报批评。有的不履行党员按时足额交纳党费的基本义务,在党费的交纳上偷偷“做文章”,如龙头乡那贵村“两委”成员擅自用集体资金缴纳本村全体党员党费,造成了集体资金流失。

二、“微腐败”禁而不绝的“三道因”

近年来,全县持续加大查处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巩固拓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全面从严治党取得明显成效。但在高压之下,农村基层滋生腐败的土壤依然存在,顶风违纪现象、损害群众利益的腐败问题仍时有发生,其根源主要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宗旨意识不清晰。村级干部发生违纪违法问题,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思想政治觉悟不高、组织纪律性不强、文化素质较低、履职尽责意识不强。有些村干部宗旨意识淡化,党性观念弱化,认为工作报酬低,存在心态失衡。2019年以来扶绥县查处的违纪违法的村干部中,绝大多数学历均为初中文化以下,有的甚至只是小学文化水平,且年龄都在50岁以上居多。他们在纷繁复杂的市场经济形势下,抗不住诱惑,耐不住寂寞,甚至要求回报和补偿,把纪律规矩抛在脑后,从而走上了违纪违法的道路。有些农村党员干部对法律法规和党规党纪的学习浮于表面,不了解党和国家的法律法规和有关政策,缺乏敬畏心理,纪法观念淡薄,导致少数农村党员干部思想防线松懈,在工作中不能洁身自好、公私分明,面对金钱物质的诱惑,不能自持,甚至不依法办事、明知故犯,最终滑入违纪违法的深渊。

(二)权力监督不到位。当前,农村基层权力的内部监督和外部监督都已经建立。特别是外部监督,如乡镇党委、各级纪委,以及其他相关职能部门的监督,力量相对强大。但外部监督掌握的情况往往不全面、不深入,且多是事后监督,缺乏事前防范,不能有效防治基层腐败。加上党和政府持续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加大惠农支持力度,大量利好政策和项目资金向农村基层延伸,而职能部门项目资金存在“重发放、轻监管”现象,使得基层党员干部“以权谋私”的机会增多。此外,对农村基层权力的内部监督运行机制还未能有效运行,如村务监督委员会对村干部的监督、村级纪检监督员的作用发挥还不够明显,没有成为对农村基层干部的有效约束力量。

(三)制度执行难落实。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村民委员会实行村务公开制度,村委会应当及时将村民关心的事项真实公布。但在实际工作中,有些村“两委”村务不公开、制度不健全,或者公开流于形式、内容不详实,导致信息公开在“最后一公里”出现了“梗阻”。村屯两级集体资金使用,都应当按照《广西壮族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办法》的规定,经过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或村民会议授权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决定,但在实际工作中,有些村屯资金使用程序不规范,逃避群众和主管部门监督,为村屯干部创造了寻租空间。

三、“微腐败”防范治理的“四方药”

群众利益无小事,农村“微腐败”虽然看似细微,但是对基层政治生态、社会风气、党群关系都有很大的危害,甚至很容易发展成大腐败。因此必须引起重视,防微杜渐。

(一)加强廉政教育。发挥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深入开展党史学习教育,引导农村党员干部坚定理想信念,筑牢信仰之基,用好手中权力,为人民谋福利。强化对农村党员干部党纪党规和国家法律法规培训教育,注重以案说纪、以案释法,突出警示、震慑、示范的作用,分级分类开展警示教育,善于用反面典型案例进行教育,筑牢“不想腐”的思想防线。要大力发掘宣传优秀村干部的先进事例,引导广大村干部向榜样学习,做到既干事又干净。

(二)强化权力监督。要按照全面从严治党的要求,进一步健全机制,加强对村干部的管理,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设立小微权力清单,梳理基层干部的权力范围,将项目资金、补助补贴等涉农事项列入清单范畴,促使村干部按清单行使职权、谨慎用权,让村民了解权力边界,开展监督。完善线上、线下检举控告平台,畅通群众信访渠道,通过让权益受损的群众监督有渠道、诉求有途径。运用好抵边监督“一库通”平台,建立完善村级干部廉政档案,充分发挥村级纪检监督小组的作用,健全完善村级财务审计、信访举报直通车等制度,构建具有扶绥特色的农村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制度群,切实把村干部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三)完善村务公开。村务公开制度是村民对村务和村干部进行监督的重要途径,将村中各项制度、政策、财务等进行公开,是保障村民合法享有知情权必然手段。乡镇党委政府、有关职能部门应认真开展关于村务公开制度的指导,规范村务公开程序,督促各村积极落实村务公开,将老百姓关心的各项事务以老百姓看得懂的方式公之于众,供群众进行了解和监督,务必做到真实、详尽。保证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不让农村“微腐败”有可乘之机。

(四)从严执纪执法。保持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运用好“四种形态”,加大对村干部违纪违法的惩处力度,真正做到“零容忍”。落实好约谈制度,针对村干部出现的苗头性、倾向性违纪问题,要及时教育提醒。加大典型案件曝光力度,做到警钟长鸣、防微杜渐。推动监察职能向乡镇延伸,打通全面从严治党“最后一公里”,紧紧盯住“关键少数”和重点领域,持续发力整治农村基层“微腐败”,坚持执纪必严、违法必究、失责必问,为巩固脱贫攻坚成果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提供纪律保障。




Copyright©2007 www.fsqf.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扶绥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扶绥县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桂ICP备13005505号-1
桂公网安备45142102000123号